2018年6月移民部长关于新西兰移民政策的最新表态

上周四新之路移民公司首席持牌顾问Peter Luo 出席奥克兰律师协会与新西兰新任移民部长Ian Lees-Galloway  的小范围晚餐会, 通过移民部长的正式讲话以及Peter与部长本人的交流,进一步了解了执政后劳工党的移民政策主张和最新发展趋向。本文内容不代表移民部长的正式立场,只作为本公司对政策的解读,供广大华人参考。

  1. 劳工党移民政策取向回顾

2017年新西兰大选, 劳工党靠在房价和移民上做文章, 攻击国家党而上位。他们最初的目标是将新西兰每年净移民砍至2-3万 或者砍掉2-3万( 模棱两可的说法),后来经不起媒体和移民行业的批评,改口为收紧政策会影响到1-2万申请人。

正式上台后, 移民部长Ian Less-Galloway确实指示下属研究收紧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政策,但是面临诸多阻力。  首先, 基于移民即将下降的预期, 全社会的商业信心滑坡, 雇主也到处反映缺人手; 其次,教育部门尤其是私立教育行业有许多抗议;此外, 一个外行的设想,到了政策制定部门就不那么简单了, 不是什么都可行的。

  1. 移民部长的最新态度

2018年6月2日, 移民部长发出公告, 公布了学生签证尤其是学生毕业后的工作签证和其他类别工作签证的修改意向, 征求公众的意见。这是新西兰政府过去10年来在移民政策方面最民主的一次 (国家党的时候, 所谓征求意见都是小范围的,比如限于行业协会, 而且不给足够的时间)。对此,Peter 当面称赞了部长的做法, “ It means the new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listen”.

当谈到新举措可能无法大量减少留学签证和工作签证数量时, 部长当场表示, 他没有任何数字目标, 只是要修正不合理的部分。结合过去6个月移民部长在其他场合的表态,到此为止, 大家可以非常明确, 劳工党已经放弃了收紧新西兰移民的政治主张,只是不能公开打自己的嘴巴。

  1. 留学生和相关工作签证

部长在正式讲话中提到, 为了提升新西兰留学产业的声誉, 政府需要保证留学生在新西兰接受高质量的教育, 所以要限制低质量低水平的本科以下教育。 今后本科以下留学生毕业之后, 只能有一年工作机会(开放性工签), 本科以上给予3年开放性工签。

另外,目前的留学政策规定, 研究生的配偶可以拿开放性工作签证, 其子女可免费读书,就会出现一人交学费几个人同时读书的漏洞。按照新政策, 只有就读短缺行业研究生课程的留学生, 才能享受此待遇。而新西兰长期短缺职业表当中, 研究生学历并不多。

  1. 打击剥削劳工

Ian 是工会领袖出身, 劳工利益充满他的血液。政府新的财政预算将给移民局增加29个用人指标, 加强对非法劳工以及剥削劳工行为的打击力度。这也是将毕业生的工作签证一次性延期到3年的原因,以阻止一年工签到期时留学生为了继续停留, 被迫向雇主交钱。

  1. 技术移民政策

部长表示, 要继续调整技术移民政策, 满足新西兰的技能短缺, 尤其是要鼓励申请人到奥克兰以外就业。将来的长期短缺职业表, 要细化分地区。

在台下时,劳工党曾经表示, 反对技术移民工资一刀切的做法, 现在似乎已经不再提,重点是打击剥削劳工行为(指买卖 job offer)。

  1. 难民政策

劳工党政府将履行大选承诺, 将难民数量翻倍到每年1500人, (之前是750, 国家党才提到1000人)。目前的困难是住房短缺, 需要有更多的拨款才能实施。

  1. 商业移民

部长没有讲商业移民政策。

目前创业移民政策有很多问题, 移民局执行政策也不当, 部长是知道的, 但是上一届政府留下的烂摊子, 他不急于收拾。

关于投资二类政策, Peter提问, 2017年国家党政府将二类投资移民的门槛一下从150万纽币改到300万, 调升幅度过大, 过去12个月, 申请人不到200个 (政府预留400个指标), 没有鼓励到奥克兰以外投资和安居的措施, 对主动型投资的奖励不足, 如果申请人愿意到奥克兰以为定居,投资低回报的政府基建债券,是否可以考虑降低门槛?部长说, 投资移民政策的调整, 排在明年的时间表, 但不一定是按照你提议的方向 (也就是说, 不会降低门槛?)。

  1. 父母团聚

2016年10月国家党政府关闭了父母团聚政策,移民部长原来承诺在2018年6月清理完积压的老申请之后, 重新review 父母团聚政策。在奥克兰的同一天早上, 部长到中华电视网做了节目, 他表示理解广大华人的诉求, 但是没有明确表态是否需要重新修订政策以及何时重启。在晚餐会上, 部长没有讲到父母团聚政策, 后来Peter 一再追问父母团聚政策的修订和开放是否有时间表。 部长回答, 目前的主要问题有些子女没有兑现担保承诺。至于时间, 请耐心等待。

回顾劳工党在台下的时候,Ian 是劳工党移民事务发言人,他一直认为当时的父母团聚政策不公平, 过于照顾有钱人。他们政党也承诺制定一个对岛民更加公平的家庭团聚政策。也许他们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

最近, 新西兰移民局更新了几个类别的签证的工资门槛, 其中包括父母团聚。这一举动, 给全社会释放了一个非常模糊的信号, 是否意味着父母团聚即将重启?也许递交一个EOI, 先占一个位置不是个坏主意。但是, 即便按原政策重启, 每年4000个的指标(2000对父母),没有5到10年是很难排上的。因为光是技术移民, 每年就新增加1万个家庭(2万对父母)。所以我们公司的建议是, 如果有条件办理父母退休投资类别, 就不要等待了。父母团聚有点遥远, 虽然也许有希望。

最后, 从移民政策联想到住房政策, 劳工党是否也将板斧高高举起轻轻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