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将会提高投资移民门槛圈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是1929年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今年和明年的全球经济损失,相当于去掉一个日本和德国。

3月17日, 新西兰政府提出121亿纽币的紧急解困计划,相当于4%的GDP。到4月14日政府的紧急救助资金预算已到200亿,而且还要追加。目标是将新西兰的失业率控制在10%以内。

4月15日,政府新推31亿纽币企业税务优惠计划,企业可以用先前利润抵扣目前亏损,申请退税。

4月15日新西兰知名经济学家CamenronBagrie在一个内部讲座中指出,2020年第二季度新西兰经济将下滑25%,政府需要再举债1000亿纽币才能度过危机,他本人认为政府的救济行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么问题来了,新西兰的财政体系虽然比较健康,1000亿纽币也占到1/3的年度GDP, 如此巨额的债务由谁来偿还?

新西兰投资银行家Troy Bowker 今天(4月15日)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吸引2000个5千万纽币的投资移民(刚好1000亿?) 

Bowker的设想是先把病毒在新西兰彻底消灭掉,然后向全世界宣布新西兰是最安全的国家,首选避役天堂。但是,为了保持零疫情的的状态,新西兰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人需要埋单。那些美国和中国富豪们,如果满足我们严苛的投资条件,限2000个家庭可以来新西兰定居。

Bowker 认为美国人已经被疫情肆虐吓破胆,新西兰本来就公认的避险天堂,许多高净值人士在劳工党政府改变海外投资政策之前已经在新西兰有不少投资,这次是难得的机会。

不过Bowker的方案,似乎有点趁火打劫的味道。他说这些投资必须与就业挂钩。投资不能买国债,而是投到资本项目上,需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申请人如果能够满足相关要求5年之后可以拿到新西兰护照。

Camenron Bagrie 在今天的讲座中,也表示支持这种设想。

But,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Bowker大概对新西兰的移民政策缺乏了解。

新西兰的投资移民政策,分为投资一类1000万纽币和投资二类300万纽币。在2017年5月收紧之前,投资二类是150万纽币,确实红火,最长排期要两年。后来迫于大选压力,国家党政府被迫将门槛提高到300万纽币(最低投资250万)后,中国申请量直线下降,从每年占80%降低到30%,过去两年,全球的总申请量每年不到200个。投资一类更是凤毛麟角,一直徘徊在每年几十个的范围。2019年新之路移民一共递交了10个一类投资移民申请,已经是使出了洪荒之力。

2017年,劳工党在他们的竟选纲领当中, 提出如果他们上台,会大幅度调高投资移民门槛,投资一类需要投1500万纽币4年,投资二类500万纽币8年。真正执政后,他们至今不敢实施。

在过去3年中,本公司多次向移民局反映,建议适当下调投资二类门槛到250万(证明合法来源到250万,而不是现在的300万),政府似乎不想听。据我们分析,政府是有意这样安排的,中国申请人证明资产合法来源相对困难,而欧美国家比较容易。目前投资移民的主要来源国有中国,美国,英国和德国, 而不是之前的中国一国独大。

我们认为,新西兰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尽快让感染人数归零,下一步再畅想美好的未来,孵更多的小鸡… 。 今天(4月15日)最新的数字是新确诊6人,仍有13人住院。

当然,疫情当前,从政府到民间,都是感性多于理性。Nothing is impossible !  我们只能提醒,那些真正喜欢新西兰的,希望让你们的子女生活一个安全友善自由的环境中的,抓紧!抓紧!

英国新首相重提加澳新英四国护照同盟

英国网红政治家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因为强硬的“无协议脱欧” 立场,击败了特蕾莎·梅当选保守党新党魁,并于2019年7月24日正式成为英国新首相。

约翰逊是英国政坛鲜见的特色人物, 这位娶了校花的牛津毕业生,反正统、破规矩、不修篇幅,且花絮不断。一头杂乱金发也是出名的个性标志。他不光因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代表伦敦去接奥运会旗而为中国民众熟知,其加澳新英四国”护照同盟” 倡议大胆而富有建设性,深得四国民心,并引起全球关注。

起源

2013年8月时任伦敦市长约翰逊访问澳大利亚,考察了澳纽两国公民自由定居的先进安排(塔斯曼协定)后,呼吁英国考虑类似的体系。 2014年11月Boris Johnson 向英国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How to Solve a Problem Like a Visa 的报告(The Royal Commonwealth Society 起草), 正式提出加澳新英四国”护照同盟“(CANZUK)的设想。该报告提议free labour mobility between Australia, Canada, New Zealand, and the United Kingdom, 也就是说,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四国居民可以自由往来,居住, 工作和生活。

可行性

不得不承认, 文化冲突(你懂的)和边境安全是导致英国脱欧的根本原因。 脱欧之后, 英国并没有闭关锁国的意思, 反而更需要寻求新的结盟。加澳新历史上都是英国的殖民地,形式上这三个国家的公民现在依然是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的“ 子民”, 文化上同根同源, 政治上同根同气, 主流宗教同源,所以不会有太大的政治,种族和文化冲突,在经济和生活层面,四国语言相同,法律体系相同,家庭联系广泛,经济上同属发达国家, 产业有所互补。报告认为, 劳动力的自由流动, 将给各国带来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

当年民意调查显示, 澳大利亚有70%的人民支持该提议, 加拿大75%, 新西兰82%, 英国58%。其中英国25-39岁的年轻人,有63%表示支持。更为重要的是, 支持四国人口自由流动的英国民众多过支持与欧盟的自由流动(明白为啥脱欧公决通过了吧!)。

2019年2月12日, 临近3月29日脱欧时限,约翰逊再次高调提出护照联盟方案,并提交了由保守党议员和外交政策专家Bob Seely 与知名智库Henry Jackson Society 联合撰写的48页研究报告 《 英国全球化规划- 21世纪展望 》(Global Britain Programme – A 21st Century Vision),该报告指出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是一个天然的联盟体。 报告称, 我们现在脱欧了, 是时候加入朋友的行列做一个真正全球化的英国了, 一条符合英国历史和本性的道路。

报告从政治和国家战略的高度全面分析了四国联盟的必要性和可行信。 根据2018年最新民调,   当中62% 到 82% 的人民支持共同旅行区域设想( Common Travel Area)。

概括起来说, 英国未来的战略应该是脱离欧盟, 建立新的“加澳新英盟” (CANZUK)。

新西兰需要考虑的问题(以下几个问题系新之路移民公司私下的观点 , 不是智库的研究和任何国家的官方立场)

移民政策:新西兰目前允许澳大利亚公民落地直接拿PR, 如果惠及到另外两个大国,新西兰最为最佳养老地, 是否有能力承受人口压力? 四国是否需要一起收紧移民政策, 一致对外?

养老金:四国养老金体系不同,目前各国的养老金是可以相互转移的。但是新西兰不用缴纳养老金,任何居民只要在新西兰住满10年就可以每月领取一份养老金, 是否其他国家过来的可以领双份?

教育:新西兰将逐步普及免费高等教育, 如果人数太多, 财力是否跟得上?

医疗: 各国医疗体系优势差异。新西兰不用缴纳医保, 但是只能享受免费的公立医疗和免费的私立医疗处方药。其他国家则不同, 比如加拿大需要每月缴纳医保,同时享受免费的公立和私立医疗(私立药费自负)

时间表

相关报告建议, 各国政府需要尽快寻求解决方案, 逐步消除四国人员流动的障碍, 比如先取消所有签证。介于以上的诸多问题, 这一美好的设想, 也许需要1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慢慢去实现。有待约翰逊新政府的行动。

英国加入欧盟之前, 新西兰是英国的后花园, 负责各种食品的后勤保障供应,过着优哉游哉的田园生活,生活水平位于全球前10。这次英国与欧洲“离婚”后, 新西兰是否又有机会进入一个黄金时代? 但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届时, 英澳加纽四国的护照,因其独有的优势,无疑会是全球含金量最高的护照。

还有, 新加坡也蠢蠢欲动。

(新之路移民公司独家原创微信公众号文章)

新西兰即将关闭创业移民申请

(说明:在本公司与其他社会力量的反对下,一年过去了, 移民部长至今尚未签字同意关闭创业移民政策, 但是我们仍然保留此新闻。2020年4月)

『天维网2019年4月12日报道 记者Sally】今天,天维网得到独家消息,新西兰创业移民或将被关闭。这个备受争议的签证类别,很可能在今年第三季度开始就不再接受新的申请。

据新之路移民的持牌移民顾问Peter Luo 向天维网介绍,新西兰移民局负责创业移民的经理Josh Kennedy于今早拜访了他们,向他们介绍移民局在创业移民上的一些新的动作。

据介绍,创业移民类别由于审核周期过长以及审核流程过于苛责而饱受诟病,关于创业移民失败的各种报道也屡见不鲜。因此,移民局可能要对该签证类别进行重新审查。

Peter Luo 说,移民经理向他表示,移民部长已经向内阁打了报告,一旦内阁批准,企业家工作签证类别就将关闭,不再接受新的申请。已经获得企业家工作签证,正在进一步申请企业家居留签证的申请者,并不受影响。

数据显示,目前在移民局的记录当中,企业家工作签证的通过率为20%,而得到企业家工作签证后,进而获批永久居留权的通过率为42%。也就说,如果有100个人申请创业移民,最后能移民成功的,只有8.4个人。而且,在这个过程的审批非常冗长。

数据还显示,移民局手上目前还积压着60个没有分配移民官的企业家工作申请,以及73个没有分配移民官的企业家居民签证申请。Peter Luo表示,虽然看上去数字只有几十个,但实际审理起来,这些申请都需要花很久的时间。

Peter Luo表示,一旦创业移民类别关闭之后,移民局有时间对积压的申请进行审理。此外,移民局方面还将对该签证政策进行重新修订,预计将在2020年底再推出新的创业移民政策。在这个审查过程中,对于业界提出来的签证审批过于教条和苛责的问题,也会充分倾听业界的意见。

创业移民是一个比较通俗的说法,其实际的签证类别为企业家工作签证和企业家居留签证。申请者需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向新西兰移民局提交商业计划书和资金证明,在商业计划书得到批准之后,将获得企业家工作签证。申请者需要按照满足移民局要求的方式,将创业资金转移到新西兰并开展商业创业工作,商业创业活动需要满足为新西兰经济带来就业和增加税收的要求,在满足要求之后,才能申请企业家居留签证。整个过程下来,常常需要耗时多年

在此前的新闻报道中,有不少人在新西兰经营多年,但却被移民官员认定为不满足创业要求,被迫离开新西兰。因而这个签证遭到了很多争议。

2018年6月移民部长关于新西兰移民政策的最新表态

上周四新之路移民公司首席持牌顾问Peter Luo 出席奥克兰律师协会与新西兰新任移民部长Ian Lees-Galloway  的小范围晚餐会, 通过移民部长的正式讲话以及Peter与部长本人的交流,进一步了解了执政后劳工党的移民政策主张和最新发展趋向。本文内容不代表移民部长的正式立场,只作为本公司对政策的解读,供广大华人参考。

  1. 劳工党移民政策取向回顾

2017年新西兰大选, 劳工党靠在房价和移民上做文章, 攻击国家党而上位。他们最初的目标是将新西兰每年净移民砍至2-3万 或者砍掉2-3万( 模棱两可的说法),后来经不起媒体和移民行业的批评,改口为收紧政策会影响到1-2万申请人。

正式上台后, 移民部长Ian Less-Galloway确实指示下属研究收紧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政策,但是面临诸多阻力。  首先, 基于移民即将下降的预期, 全社会的商业信心滑坡, 雇主也到处反映缺人手; 其次,教育部门尤其是私立教育行业有许多抗议;此外, 一个外行的设想,到了政策制定部门就不那么简单了, 不是什么都可行的。

  1. 移民部长的最新态度

2018年6月2日, 移民部长发出公告, 公布了学生签证尤其是学生毕业后的工作签证和其他类别工作签证的修改意向, 征求公众的意见。这是新西兰政府过去10年来在移民政策方面最民主的一次 (国家党的时候, 所谓征求意见都是小范围的,比如限于行业协会, 而且不给足够的时间)。对此,Peter 当面称赞了部长的做法, “ It means the new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listen”.

当谈到新举措可能无法大量减少留学签证和工作签证数量时, 部长当场表示, 他没有任何数字目标, 只是要修正不合理的部分。结合过去6个月移民部长在其他场合的表态,到此为止, 大家可以非常明确, 劳工党已经放弃了收紧新西兰移民的政治主张,只是不能公开打自己的嘴巴。

  1. 留学生和相关工作签证

部长在正式讲话中提到, 为了提升新西兰留学产业的声誉, 政府需要保证留学生在新西兰接受高质量的教育, 所以要限制低质量低水平的本科以下教育。 今后本科以下留学生毕业之后, 只能有一年工作机会(开放性工签), 本科以上给予3年开放性工签。

另外,目前的留学政策规定, 研究生的配偶可以拿开放性工作签证, 其子女可免费读书,就会出现一人交学费几个人同时读书的漏洞。按照新政策, 只有就读短缺行业研究生课程的留学生, 才能享受此待遇。而新西兰长期短缺职业表当中, 研究生学历并不多。

  1. 打击剥削劳工

Ian 是工会领袖出身, 劳工利益充满他的血液。政府新的财政预算将给移民局增加29个用人指标, 加强对非法劳工以及剥削劳工行为的打击力度。这也是将毕业生的工作签证一次性延期到3年的原因,以阻止一年工签到期时留学生为了继续停留, 被迫向雇主交钱。

  1. 技术移民政策

部长表示, 要继续调整技术移民政策, 满足新西兰的技能短缺, 尤其是要鼓励申请人到奥克兰以外就业。将来的长期短缺职业表, 要细化分地区。

在台下时,劳工党曾经表示, 反对技术移民工资一刀切的做法, 现在似乎已经不再提,重点是打击剥削劳工行为(指买卖 job offer)。

  1. 难民政策

劳工党政府将履行大选承诺, 将难民数量翻倍到每年1500人, (之前是750, 国家党才提到1000人)。目前的困难是住房短缺, 需要有更多的拨款才能实施。

  1. 商业移民

部长没有讲商业移民政策。

目前创业移民政策有很多问题, 移民局执行政策也不当, 部长是知道的, 但是上一届政府留下的烂摊子, 他不急于收拾。

关于投资二类政策, Peter提问, 2017年国家党政府将二类投资移民的门槛一下从150万纽币改到300万, 调升幅度过大, 过去12个月, 申请人不到200个 (政府预留400个指标), 没有鼓励到奥克兰以外投资和安居的措施, 对主动型投资的奖励不足, 如果申请人愿意到奥克兰以为定居,投资低回报的政府基建债券,是否可以考虑降低门槛?部长说, 投资移民政策的调整, 排在明年的时间表, 但不一定是按照你提议的方向 (也就是说, 不会降低门槛?)。

  1. 父母团聚

2016年10月国家党政府关闭了父母团聚政策,移民部长原来承诺在2018年6月清理完积压的老申请之后, 重新review 父母团聚政策。在奥克兰的同一天早上, 部长到中华电视网做了节目, 他表示理解广大华人的诉求, 但是没有明确表态是否需要重新修订政策以及何时重启。在晚餐会上, 部长没有讲到父母团聚政策, 后来Peter 一再追问父母团聚政策的修订和开放是否有时间表。 部长回答, 目前的主要问题有些子女没有兑现担保承诺。至于时间, 请耐心等待。

回顾劳工党在台下的时候,Ian 是劳工党移民事务发言人,他一直认为当时的父母团聚政策不公平, 过于照顾有钱人。他们政党也承诺制定一个对岛民更加公平的家庭团聚政策。也许他们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

最近, 新西兰移民局更新了几个类别的签证的工资门槛, 其中包括父母团聚。这一举动, 给全社会释放了一个非常模糊的信号, 是否意味着父母团聚即将重启?也许递交一个EOI, 先占一个位置不是个坏主意。但是, 即便按原政策重启, 每年4000个的指标(2000对父母),没有5到10年是很难排上的。因为光是技术移民, 每年就新增加1万个家庭(2万对父母)。所以我们公司的建议是, 如果有条件办理父母退休投资类别, 就不要等待了。父母团聚有点遥远, 虽然也许有希望。

最后, 从移民政策联想到住房政策, 劳工党是否也将板斧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新西兰移民局推迟实施新投资移民政策

新西兰现有的投资移民政策是2009年国家党政府上台后制定的,已经执行了7个年头, 期间除了个别字眼的调整, 并没有大的修订。7年来, 通过投资移民政策( 包括一类和二类) 大约吸引了49亿纽币海外投资。一方面,新西兰政府的目标是到2018年6月累积吸收海外投资70亿纽币;另一方面, 移民行业有不少的呼声, 希望适当修改政策,能够更加贴近市场。本公司也多次向移民部长提出, 希望取消投资二类每年300的限额。此外, 政府对资金的投资方向一直不太满意, 被动投资太多, 投资款基本上流到国债和企业债券,直接投到生意或企业的太少。

2016年, 新西兰政府正式将投资移民政策调整列入议程。2016年7月, 移民局非正式的提到,11月将推出新的投资移民政策。 得知消息后, 本公司立即联络相关部门,提出两个方面的意见: 第一, 需要给旧的EOI有过渡条款。按照新西兰的移民法, 居留权申请是以递交正式申请为准的,EOI不作数, 也就是说, 如果申请人的EOI被选上了, 变政之前来不及递交全套申请的话, EOI就作废, 前期工作白费;第二,取消安家费。安家费不需要证明资产合法来源,所有申请人都有办法提供, 只是增加各方的工作量,并且有个别移民官误解政策,要求申请人证明安家费的合法来源, 导致不必要的争议和拒签。

继续阅读

新西兰移民局局长谈投资移民增长

2015年10月23日, 新西兰移民局局长 Nigel Bickle 光临一个移民行业内部会议并介绍移民局的最新发展。

中场休息的时候, 我们专门与局长交流了投资移民政策问题, 他说现在投资移民申请数量太多, 他已经批准增加移民官, 明年还会再增加。关于政策修改, 他谈到了澳洲的500万澳币新政, 要求申请人投资10%到风险基金, 结果门庭冷落, 言外之意, 新西兰会很慎重。局长很明白, 申请人当前最大的不满是EOI分数的波动, 会研究如何消除不确定性方向。

局长还提到他访问杭州阿里巴巴总部,very impressive, 听说有个双 “11” , 但是不知道来源, 我们告诉他是“光棍节”促销, 这天淘宝的交易额接近新西兰一个月的GDP。 前两年,商业移民局非常抵制 on-line 小生意创业,希望今后他们能够改变看法。

揭示真相!新移民政策无力缓解奥克兰房价压力

本周一,新西兰的微信圈已被一条有关于“移民新政策”的新闻刷屏。7月26日,在奥克兰举行的国家党年会上,新西兰总理John Key宣布移民政策修改方案,旨在鼓励更多创业移民和技术移民到奥克兰以外的地区安居就业。消息发布之始起便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
此次新政策看似“利好”,其实作用很有限,且听我们分析:

继续阅读

新西兰的福利制度

2015年7月6日更新

新西兰是个福利国家,有些评论家用一句囊括新西兰人的生老病死全给国家包了。绝大多数新西兰人顺理成章地接受政府提供的一切福利待遇,这是他们生来就有的权利,同时也是政府回报支持者的明证。因此,新西兰人的基本生活和普遍健康得到保障。所有公民都有权享受这种优厚的福利制度。 政府税收用来供给众多的津贴:由于国库主要来源于累进所得税,福利国家实际上也是一种收入再分配制度。其理论依据来源于家庭是社会的重要成分这一信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