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顾问的社会责任

本文根据2013年4月新之路移民公司首席顾问 Peter Luo 接受中华电视网人物专访的内容整理补充并加了标题。目地是让大家对移民行业有更深刻的了解。

  1. 关于我的背景。

我在大陆接受教育,是文革后第二届大学生。我们那个年代考大学很难,升学率只有3%,班上那个很漂亮的学习委员只考上大专。我本科专业是无线电通信,研究生是无线电通信和工商管理,有两个硕士学位,到新西兰以后又陆陆续续读过一些课程和证书,累计接受高等教育九年半。所以说我是所有大陆出生的持牌移民顾问中,年龄最大,学历最高,经历最丰富的。我分别在国有企业,私人企业和香港公司工作过,从事过的行业包括:进出口,股权投资,房地产,药业,互联网等,还曾经兼任大学教师(给研究生教授国际贸易课程),本质上来说是一个书生,目前还在读书。1995到香港,现在的身份是香港永久居民,新西兰公民。

  1. 我是如何入行的。

我是技术移民拿到新西兰身份的,1998年首次登陆新西兰,1999开始互联网很热,有许多赚钱机会,而新西兰收入偏低。当时我是一家网络公司的CEO,手下100多号人,英国,美国,香港和大陆都有员工,年薪100万港币,为了赚钱我的身份就过期了。到期之前,我去新西兰移民局香港办事处咨询,前台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只要太太入籍,可以申请恢复PR身份。我就听了她的,安心在香港工作,让太太和小孩留在新西兰,等待入籍。

2003年底,我太太在新西兰读完书找到了工作,也入籍了,小孩马上要上College了。我去新西兰移民局香港办事处申请PR,他们让我做体检,交无犯罪公证等等,说等两周就可以。两周以后我收到了拒签信,当时我完全不懂政策,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去找前台(同一个人),她告诉我,她说的不算,要移民官批的。移民局就这样害了我,我当时已经辞掉工作,退掉公司给我的宿舍,行李交给国际搬家公司运出,一家人进退都无路可走。

2004年春节后,我用香港护照免签证进入新西兰,只是个短期旅游签证。到新西兰以后咨询了很多公司,包括那些号称专门办理疑难签证,上诉,部长特批,广告做的最大的,他们都摸不到门,无法解决。当时只有两家公司说可以帮忙,其中一家是我现在就职的公司,给我拿到了一个2年工作签证。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移民官批这个签证也是错的,我这种情况是不够条件批工签的。

拿到工签后,我再争取PR,这家公司给我推荐了另一位华人移民顾问,说他的水平最高。我找到他,他说移民政策里有一个漏洞,我这种情况是可以拿到回头签证的,并把政策拿出来给我看。其实香港移民局前台说的没错,只是移民官不愿意批给我。这位先生在奥克兰给我提交了申请,两周以后,移民官来信,还是要拒签。这个移民顾问英文很好,写了一封信臭骂移民官,但是也没有其他什么法子。我自己把政策拿来研读,也给移民官写了封信,一条一条分析给她看,所有地方都满足,然后谦虚的请教她,请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够条件,我再去咨询律师。案子很快批准了。

后来,第一家帮我办工作签证的公司邀请我去他们那里上班。因为我以前从事的工作,需要很多法律知识,我本人对法律也感兴趣。另外我的英语还不错,1996年雅思就考了7分,在大陆早年的理工科学生里是少有的。我加入时公司时只有2名员工,在奥克兰东区办公,我是第三名,现在我们的员工数量,在华人移民公司里排第一。

那位帮我拿回身份的移民顾问,后来考了律师牌,他确实水平很高,我们现在是好朋友,经常一起吃饭。他当时只收了我2000纽币,对我来说价值岂止2万。

  1. 关于移民顾问行业。

我深深的感到,移民顾问可以救人性命,也可以毁人前途。因为别人帮过我,我也很想帮助其他人。新西兰的移民官经常会犯错误,我申请恢复PR过程中,三个移民官全是错的,所以我想强调移民顾问的重要性。移民是一件大事,一般都是多年的慎重考虑,全家人(包括上一辈父母爷爷奶奶)的重大决定,所以希望移民顾问也把客人的事作为头等大事。你要从事移民行业,就必须明白你所处的位置,你的责任。只可惜,目前新西兰的移民顾问行业,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准,除了专业培训不够以外,根本原因是收费太低,移民顾问不可能投入太多的精力在一个案子上,每天匆匆忙忙,客人问多了会烦,更加没有时间钻研业务。这里面也有客人的责任,不了解这个工作的复杂性,愿意找便宜的。我1996年申请技术移民时相当简单,只是填个表,服务费5万港币,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相当于现在的将近3万纽币,而现在申请非常复杂(有些工作申请人是看不见的),可是有的客人3000元都嫌贵。看医生都要找主任,专家,同样性命攸关,移民这样大的事,为何要找便宜的?

  1. 政府对移民行业的监管。

10年前,移民顾问在华人心目中形象也许不是很好,可信度低。而今天移民顾问应是受尊敬的行业,首先是门槛高,且移民政策一直变更,需要不断学习,同时政府的监管非常严,一般公众未必了解。《2007持牌移民顾问法》明确规定,立法的意图是保护移民申请人的消费者权益,维护新西兰作为移民目地国的信誉。持牌移民顾问仲裁庭庭长Pearson 法官曾经有一段精辟的判词:“政府为了保证持牌移民顾问的排他经营权,不惜把无牌经营定为刑事犯罪,使许多以前的移民顾问因为拿不到牌照而失去了生计,因此对持牌人侵犯消费者利益的行为,要实行零容忍。”

做移民顾问,责任很大,移民官可以犯错误,我们不能。几乎每天都面临新的挑战,晚上经常睡不好。不过我还是喜欢这种挑战,活着才有意义。

  1. 在新的形势下,新西兰政府应该如何调整移民政策,从中国的高速发展中得益。个人认为,新西兰的技术移民政策,历经10多年的微调,基本合理,不需要再放松。以前有的人,一毕业就拿到PR,结果仍是无法就业。我有客人学IT的,本科毕业马上拿PR,最后买个咖啡店度日。商业移民方面,创业移民政策门槛太低,申请人过多,政策或许不能持续。投资移民应进一步开放,中国人旅游来过之后,就会发现新西兰不错,有商机,希望留下来。商业移民政策的开放,是国家党的功劳,如果明年大选政府易主,不知道会有何变化,商业移民政策对新西兰经济贡献巨大,预计2013年,光是我经手的案子,转入新西兰的资金就会有3000万纽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