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政府正式宣布将修订商业移民政策

2015年7月7日, 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部长Steven Joyce 宣布, 为了达到新西兰的出口和科技发展目标, 新西兰需要1600亿 到2000亿纽币的商业投资, 因此需要制定更好的吸引外资策略。

月初, 政府内阁已经批准了 Joyce 起草的“新西兰吸引外资策略”, 并成立了一个跨部门的领导小来实施。

该吸引外国投资策略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吸引高质量的外国直接投资到新西兰的优势产业,出口和创新领域,受益各个行业,目标是未来三年内吸引50亿纽币海外直接投资。第二部分是吸引海外的研发投资, 鼓励跨国公司将研发部门转移到新西兰,目标是未来5年吸引10家公司的 R&D部门。第三部分是通过激励个体投资者和企业家在新西兰定居以提高活跃的投资来源, 起目标是未来3年内实际到位的投资翻番达到70亿纽币。

为了达到上述目标, 政府需要有全新的政策支持,重新审定签证类别和审批流程, 以吸引合适的移民。Joyce 提议政府检讨现有签证类别,以吸引高价值投资者,为特定市场制定推广方案, 并且为高价值申请人提供优质服务。

这是国家党政府2009年上台以来, 首次高调的宣布调整移民政策, 其实这个设想早在内阁的酝酿之中, 上半年已经有所准备, 比如增加了商业移民局的移民官数量。在下半年新西兰经济面临下滑的时候适时推出, 可以减少政治阻力。 不幸的是, 反对党第二周就跳出来捣乱, 劳工党抓住奥克兰购房者的姓氏大做文章, 指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者推高了奥克兰的房价, 使本地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望房兴叹。来自各行各业的政治压力, 也许会让执政党左顾右盼,缩手缩脚。

根据我们过往与移民局官员以及移民部长本人的交往,此次政策重审,可能在以下几个方向:
1. 创业移民。创业移民被认为是低价值的类别, 申请人对新西兰的贡献有限, 新西兰政府已经于2013年12月关闭了旧的创业移民政策, 2014年3月推出的新创业移民政策,条文相当苛刻, 业界一直希望放松, 移民官也没有完全按政策审核申请, 但是今年7月份生效的修改,只有轻微调整, 表明移民部长没有大幅度调整的打算。目前的创业移民, 仍然需要满足创新、出口或者高增长的方向,限制了在其他行业的投资, 如果要放开, 最多也是取消对创业方向的限制, 其大的框架(打分制)不会变。

2. 高额投资移民。1000万纽币高额投资移民的政策会维持不变,政府会在审批速度, 后续投资服务方面等方面照顾好这些高价值的申请人。

3. 普通投资移民,可能有以下三个发展方向:
a). 维持现有EOI体系不变,加快审批速度, 但是对投资方向提出更高的要求, 要求不能完全投入到国债等被动型投资, 并且缩短原则批准之后投资到位的时限(当前是12到18个月)。2012年本公司首家打通中国银行“优惠通”新西兰投资移民转款渠道,2013年开始中国的投资移民剧增,2014年达到井喷状态,新西兰移民局不得不急刹车,2015年开始限制申请数量, 启动原定的全球每年300 个限额(在此之前, 指标一直用不完, 形同虚设)。 由于不少中国人仍然对新西兰情有独钟,到2015年6月底, 投资人的意向投资已经飙升到300万级别, 变相达到了政府希望加倍吸引外资的目的,不增加指标也是可行的。
b).提高投资额到250万或者300万纽币,增加配额或者取消配额限制。EOI体系 给申请带来不确定性,增加各方的工作量, 我公司非常主张取消EOI, 会继续游说政府。另一方面, EOI方法是新西兰首创的, 澳洲加拿大都在跟风。
c). 增加一个中间类别, 比如500万纽币, 与澳大利亚的188C竞争。其条件要求会介于高投和普投之间。为了与新西兰的高额投资类别竞争, 澳大利亚推出了500万澳币的188C项目,新西兰移民局政策部经理Haydman 私下里曾经咬牙切齿对我们说: “ We hate Australia! “。推出一个中间产品,一直是一个议题, 但是内阁没有压下来, 移民局也就没有动作。

一直以来, 新西兰政府对投资移民的实际贡献是有保留的,一则多数都购买了国债等金融产品, 而新西兰的国债并不愁卖, 还有中国投资移民的主申请人真正完全以新西兰为家的比例不高,所以投资方向也会是此次政策调整的议题之一。

政策的出台很可能会在今年9月或者12月。不论如何调整,已经递交申请的案子, 都不会受到影响, 包括投资方向,请大家放心。

新之路移民公司会尽最大的努力,促成商业移民政策的放松, 最新进展请关注公司微博: www.weibo.com/nzimmigration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