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将会提高投资移民门槛圈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是1929年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今年和明年的全球经济损失,相当于去掉一个日本和德国。

3月17日, 新西兰政府提出121亿纽币的紧急解困计划,相当于4%的GDP。到4月14日政府的紧急救助资金预算已到200亿,而且还要追加。目标是将新西兰的失业率控制在10%以内。

4月15日,政府新推31亿纽币企业税务优惠计划,企业可以用先前利润抵扣目前亏损,申请退税。

4月15日新西兰知名经济学家CamenronBagrie在一个内部讲座中指出,2020年第二季度新西兰经济将下滑25%,政府需要再举债1000亿纽币才能度过危机,他本人认为政府的救济行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么问题来了,新西兰的财政体系虽然比较健康,1000亿纽币也占到1/3的年度GDP, 如此巨额的债务由谁来偿还?

新西兰投资银行家Troy Bowker 今天(4月15日)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吸引2000个5千万纽币的投资移民(刚好1000亿?) 

Bowker的设想是先把病毒在新西兰彻底消灭掉,然后向全世界宣布新西兰是最安全的国家,首选避役天堂。但是,为了保持零疫情的的状态,新西兰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人需要埋单。那些美国和中国富豪们,如果满足我们严苛的投资条件,限2000个家庭可以来新西兰定居。

Bowker 认为美国人已经被疫情肆虐吓破胆,新西兰本来就公认的避险天堂,许多高净值人士在劳工党政府改变海外投资政策之前已经在新西兰有不少投资,这次是难得的机会。

不过Bowker的方案,似乎有点趁火打劫的味道。他说这些投资必须与就业挂钩。投资不能买国债,而是投到资本项目上,需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申请人如果能够满足相关要求5年之后可以拿到新西兰护照。

Camenron Bagrie 在今天的讲座中,也表示支持这种设想。

But,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Bowker大概对新西兰的移民政策缺乏了解。

新西兰的投资移民政策,分为投资一类1000万纽币和投资二类300万纽币。在2017年5月收紧之前,投资二类是150万纽币,确实红火,最长排期要两年。后来迫于大选压力,国家党政府被迫将门槛提高到300万纽币(最低投资250万)后,中国申请量直线下降,从每年占80%降低到30%,过去两年,全球的总申请量每年不到200个。投资一类更是凤毛麟角,一直徘徊在每年几十个的范围。2019年新之路移民一共递交了10个一类投资移民申请,已经是使出了洪荒之力。

2017年,劳工党在他们的竟选纲领当中, 提出如果他们上台,会大幅度调高投资移民门槛,投资一类需要投1500万纽币4年,投资二类500万纽币8年。真正执政后,他们至今不敢实施。

在过去3年中,本公司多次向移民局反映,建议适当下调投资二类门槛到250万(证明合法来源到250万,而不是现在的300万),政府似乎不想听。据我们分析,政府是有意这样安排的,中国申请人证明资产合法来源相对困难,而欧美国家比较容易。目前投资移民的主要来源国有中国,美国,英国和德国, 而不是之前的中国一国独大。

我们认为,新西兰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尽快让感染人数归零,下一步再畅想美好的未来,孵更多的小鸡… 。 今天(4月15日)最新的数字是新确诊6人,仍有13人住院。

当然,疫情当前,从政府到民间,都是感性多于理性。Nothing is impossible !  我们只能提醒,那些真正喜欢新西兰的,希望让你们的子女生活一个安全友善自由的环境中的,抓紧!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