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投资移民政策发展动向

2021年4月中, 新之路移民公司获悉新西兰政府即将调整投资移民政策之后,火速采取行动, 联系中英文媒体和移民公司同行,与移民局沟通,向政府施压, 希望政府至少不要收紧政策。

针对中文媒体的查询, 移民部长办公室否认已经确定了新的政策, 移民局相关人士也含糊其辞。

4月30日,本公司代表新西兰5家主力华人移民公司给移民部长写信,敦促劳工党政府兑现2020年大选的纲领以及移民部长在2020年底的承诺。(2020年大选的政纲是: Set a new investment immigration strategy.  移民部长2021年1月份给我公司的回信是:Develop a new investment strategy to encourage targeted and high-value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into New Zealand)。

进入5月份, 有消息指, 移民局打算清空3万多个技术移民申请(作废)并退还申请费。此事引发了大范围的抗议, 包括有人上街游行, 网上请愿要求移民部长下台。

面对抗议潮, 5月17日, 新西兰旅游部长Stuart Nash代替移民部长Kris Faafoi(移民部长称病), 发表了一个冗长的讲话, 说是颁布新的移民政策, 实际上啥政策都没有,就是宣布新西兰移民政策要Reset (重新设置)。 同时给新西兰公众洗脑, 说什么新西兰的临时工作签证比例在OECD 国家第二高, 这种低技能的模式, 影响整个国家提高生产率。讲话也提到, 需要吸引高净值的投资移民。个别洋人媒体还误读为收紧工作签证的同时会放松投资移民(似乎很合理)。

作为业内人士, 我们一看就明白, 政府只是为自己(已经写好)未敢公布的政策措施辩护而已。(政治家都是先做决定再找依据的)。 他们首先决定要收紧移民, 再找理由。 劳工党政府如果真正关心新西兰的生产效率, 应该把资金投入向高等教育, 投入到R&D当中, 而不是给穷人发福利;如果本地低技能工人过剩, 应该给 他们制造压力, 让他们不好找工作, 被迫去提高技能, 二不是收紧工签政策保护他们。 在一个不工作也能活, 不读书也有高收入的社会, 谁会有压力和动力去努力读书?

至于投资移民,现有的政策框架下, 每年申请人不超过200个家庭,政府依然可以找到理由, 认为他们的贡献不够大, 比如投资款主要用来买国债。所有要设置一个更高的门槛。 至于有没有他们宣称的高净值人士来申请, 政府并不关心,选民也很健忘。

隔天,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也站出来说, 新西兰的移民政策环境不会回到疫情之前, 以前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此后的几周, 新西兰移民局没有对积压的技术移民采取任何措施, 放着不动, 等于是变相熬死这些等待的人群。

上一周, 新西兰移民局联络经理向某些移民公司表示, 清空3万技术移民申请是谣言,但是政策需要大调整, 投资移民政策除了调整金额也会增加其他条件。

6月4日, 我公司收到移民局一个书面更新:政府有意审核投资移民政策条件以利于吸引可以帮忙新西兰经济和社会从疫情复苏的投资类型, 但是尚无定论。 (The government intends to review investor visa settings to ensure it delivers the type of investment needed to support our economic and social recovery from COVID-19. No decisions have been made as of yet.)

根据劳工党2017年竟选纲领以及最近的一些舆论风向, 如果调整投资移民政策, 门槛方面有可能靠向一类投资移民1500万纽币投资期5年, 二类投资移民500万纽币投资期8年。投资方向可能需要加入一点比例的慈善投资和风险投资。

按照我们的理解, 政府已经有定论, 只是迫于社会压力, 推迟公布。当然,起草好的政策, 移民部长签字之前, 都是可以改动的。 由于投资移民的重要性,移民部长也会报政府内阁批准。

6月5日,奥克兰又有新的抗议行动, 有1500人参与, 他们打的口号是:Migrant Lives Matters!

6月7日,我们公司会给移民局写信,建议政府另外设立一个子类别, 用于吸引“targeted high net value investors”, 而不是提高现有投资一类和投资二类的门槛。

我们依然怀着美好的愿望, 希望政府真正为经济着想( 而不是只照顾穷人选民的感受),放松而不是收紧投资移民, 哪怕是维持现状不变。